做最好的博狗娱乐网站

送葬

乍暖还寒的春天,村外,在田地里,一条被干活人踩出的土路上,弯弯曲曲、行动迟缓的送葬队伍。

前边是四个人抬的一方桌,上面有纸扎的彩色'小屋','门'前放着死者生前的照片,死者是他的爷爷。

爷爷是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头,缺点:倔强、顽固、封建、重男轻女、贫穷,优点:勤劳、省吃俭用、严厉、为他的四个儿子操劳一生,因为疾病最终不治身亡,享年73岁。

送葬的队伍很长,男的走在前边,女的在后边。一路上哭声不断,有人忽然难过的大声长哭,有人哭得累了索性只跟着哼哼,女人哭起来更有乐感,抑扬顿挫,听起来比较有技术含量。

他红着眼圈夹杂在里边,还不时的用眼睛瞟着周围的人。

爷爷得病的时候,爷爷在里屋里躺着,四个儿子在院子里,"叭嗒、叭喏"抽烟沉闷的坐着。

老大先张口了"问过医生了,咱爹这病恐怕治不好了,只能用药物维持,天天他也疼得受不了,他被折腾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……"

性急的老四打断了老大的话,"再这么治下去,我也受不了啊,你说医药费平摊,可我刚成家一年多,又有了娃,指望地里有好收成,攒点钱,能够给娘儿俩买点好吃的,可现在他老人家又病了,唉!"说着,拍了一下大腿,埋头深深的抽了一口。

老三看着老四,眨了几下眼睛,"老四啊,别说你难了,我也难啊!说句实在话吧,到了这个时候,我们是继续花钱给他吃药、打针,让他遭罪?还是放弃不治了?继续花钱,我们没有钱;放弃不治,我们良心上过不去。"说完把脚搭在板凳上,整个人弯成了一张弓。

老二抬起头来咳嗽了两声,对着老大说"大哥,老三、老四都说完了,我也说两句吧,到了这个份上,干脆问问咱爹的意思吧,他不是还有点钱吗?真不行,让他拿出来给自己治病吧,别在留着了,死了又带不走"

老大把三个兄弟默默的看了一圈,"我问过咱爹了,我说'你难受吧',他流起泪来说'老大啊!你说爹这一辈子,也没做什么缺德的事,怎么就让我遭这样的罪啊?我梦见你奶奶了,她说给我找好地方了,让我过去,唉,可我也舍不得就这样走啊,我还有那么多孙子,我还想等着看他们长大结婚,续香火呢',我又说'爹啊!你看你这四个儿子也不挣气,身上也不没几个钱,没本事把你送到县医院里去住院,就在家里吃些药,你可要原谅我们啊',他又说'唉,咱农村人就是命苦,自己老了、病了,孩子也跟着受罪,虽然我这里有点钱,那可是留给我的几个孙子的,我也到头了,也不再折腾你们了,不能为着死人不要活人啊!'爹又哭

相关阅读